我是风水师全本小说

我是风水师

第1章 我跟坟地

8岁那年,我父母死了,把我托付给了我的大伯。

我对父母的印象已经淡到几乎记不清他们的长相,但每年上坟祭奠父母,都是我童年乃至现在挥之不去的梦魇!

还记得第一次上坟,大伯牵着我的手,挑着一担纸钱、香烛、酒肉站在离村子不远处的合葬墓前。

大伯规规矩矩的倒好酒,摆好肉,点好香,而我则害怕的依偎在大伯的身边。

畏惧坟地,是天性,我也不例外。

一切都很平静,直到我大伯将带来的纸钱全部烧完的时候。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日的场景,一辈子,甚至带到下辈子!

天低沉的可怕,仿佛跟大地只有一人的距离,阴暗无比,却又没有下一滴的水。

地上烧成灰的纸钱,无风自动,在我父母这块坟地上拼命的飞舞,杯中的酒像是受到了巨力而向上洒了出来,蒸煮好的肉食则蔓延上了如蜘蛛网般的黑线。

更恐怖的是,短短片刻后,一声声嘶吼自四面八方而来,像龙吟,像虎啸,又像是厉鬼哀鸣!

数之不尽的乌鸦不知道从哪里来,盘旋在坟头上。

我不敢说话,大伯也紧闭着嘴一言不发。

从此以后,每年我都要跟着大伯来上坟,这如地狱般的景象,也每年都在我的眼前重演一遍。

也是从8岁开始,我除了在学校上课之外,大伯每天都会教我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什么易学、断卦、看宅、下地之类的。

大伯无妻无子,待我视如己出,对我极好,但在教我这些东西的时候,却绝不含糊,只要没让我大伯满意,我晚上就不能够睡觉。

后来我上了高中才知道,这些统称玄学,也叫风水之术,我们陈家世世代代都是风水师,已经传了十几代。

三分天下诸葛亮,一统江山刘伯温。

据说,我们陈家的先祖,还是刘伯温晚年的关门大弟子!

转眼之间,十年过去,我十八岁了,也考上了大学。

临走上大学的这天,正好又是我父母的祭日,尽管十年了,但我对父母的坟地,还是有着无法消除的恐惧。

大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却什么祭品都没有带,仅是领着收拾好行囊的我来到了父母的坟前。

让我意外的是,这次却没有那如地狱般的画面,唯有我大伯略显苍老的身躯站在坟前。

“跪下!”

大伯用有史以来最严肃的口吻对我喝道。

我不敢忤逆这位亦父亦师的大伯,赶紧将行囊放在一边,跪在了父母墓前。

“弟、弟妹,我带小年来看你们了,你们用性命给他换来的十年平安,如今……结束了!”

大伯继续说道,紧接着徒手挖着坟前不远处的一块土丘。

一个檀木盒子从地下被大伯挖出。

而我失神的跪在父母的坟前。

大伯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这十年是我父母用性命换来的?

“该教给小年的,我已经教了,就剩下这个盒子还没交给他,哥没用,保不了我侄儿下个十年的平安,如今只能靠他了!”

大伯小心翼翼的擦拭着盒子上的泥土,我从来没见过大伯这么用心。

我心中久久无法平静,父母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最神秘的人,但我却怎么都想不到,父母的死竟然跟我有关!

半响,大伯看向了我,郑重道:“小年,这些年我教你的东西可还记得?”

“记得。”我重重的点下头。

“记住就好,这些东西是你的饭碗,也是今生的保命符!”

“大伯没有你父亲聪慧,只能够教导你这些,你要走了,大伯最后让你记住一句话。”

“你要记住的是……你这十年的平安是你父母用命换来的!”

说着,大伯的眼眶红了。

跪着的我,浑身一颤。

“这个盒子是你父母留下来的,他们死前让我十年之后再给你,如今十年期满,你收好。”大伯将擦拭干净的盒子放在我的面前。

我把盒子死死的抱在怀里,潸然泪下。

这是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起来吧,学费我已经给你交了,生活费你自己想办法,这是我们陈家的祖训,成年之后,不用家中一分一毫。”

“除了钱以外,在外面遇到什么难事,回来找大伯。”

大伯将手放在我的肩上。

我不舍的看向大伯,这也是我第一次离开大伯生活,十年来,大伯一直都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亲人。

而大伯慢慢的抱住我,拍了拍我的后背。

只听大伯哽咽的声音在我的耳畔响起。

“好好活下去!陈年!”

听到这话,我的泪水疯狂往外窜。

这一刻,我明白,我无法像正常人那样生活,我这一生,十八岁是分水岭,注定不平凡。

坟前一别后,我走了,坐上了到云城的大巴车……

在读书方面,我并没有很努力,但成绩不错,常常位列年级前三,在我眼中,读书的难度跟大伯教给我的那些陈家绝学的难度,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所以,我很轻易的考上了云城最好的大学,云城大学。

入学那天,我分配到了一间单人宿舍,我很疑惑,大学不应该是六人寝,或者是四人寝吗?

后来我才得知,单人宿舍需要额外支付两千块,是我大伯主动申请的。

花了一点时间收拾好衣物,我躺在床上,晚上开班会,明天才开始军训,现在我没有其他事,便拿出了那个父母留给我的唯一物品,檀木盒子。

檀木盒子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打开之后,发现里面有一张泛黄的纸,还有一本书。

我先是小心翼翼的打开这张纸,只见里头只有三句话。

“用我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一定要是男人!”

“不惜一切代价帮助王家的人!”

“绝不能跟任何一位走阴人扯上关系!”

短短三句话,我看了不下一个小时。

面对父母最后留给我的三句话,我一丝都不敢懈怠,完全记在心中。

大伯说过,父母用生命换我十年平安,十年之后,又交待给我三句话,很明显,这三句话跟我性命相关,我必须要牢牢记住!

我又看起了这本父母留给我的书,只见古黄色的书皮上,写着四个大字《大道源流》。

大伯教我的东西很多,可从没有教过我什么大道源流,所以我满怀期待的打开了书。

可半响之后,我愣住了。

空白一片?

随后,每一页我都看一遍,可每一页都没有字!

百思不得其解的我,最后还是将这本无字天书放回了檀木盒子中,父母留给我的东西肯定是有深意的,书中没字,指不定是不想现在让我看见。

躺在床上,我又想起了生活费,我身上还剩下三百块多余的车费,差不多可以用两个星期。

至于两个星期后该怎么办……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着,已经到晚上了,我吃过饭后,便朝着辅导员在微信群中通知过的那个班级走去。

班级内,已经来了不少人,三三两两的按照寝室的关系坐着,我独自一人坐在了最后一个位置。

因为家庭的关系,以及每天都要学习些神神道道的风水之术,所以我并不是善于交际的人,也很少说话。

整堂班会下来,我都沉默寡言的坐在最后一排。

“王茗茗还有陈年留下,其他的人可以回宿舍好好休息了。”

辅导员是个年龄看起来四十岁的中年人,叫吕大海,此刻站在讲台上,在班会结束之后对我们喊了一声。

马上,大部分的同学都看向了我,还有那位叫王茗茗的女生身上。

当然,我只是他们附带的,绝大多数的目光还是在王茗茗的身上,连我也不经的多看了几眼,这个女生长的太过惊艳了,眉眼如画,气质高冷,一看就是富家小姐出身。

“你们两位都是我们班住单间的,有些表格需要你们填,不会耽误你们多少时间的,其他的同学也别看了,赶紧回去休息吧,明天一大早就要起来军训。”

辅导员吕大海和善的说道。

我和王茗茗走到了讲台边上,辅导员递给了我们两张表格。

需要我们填的就是一些普通的基本信息,我很快的填好了,准备交给辅导员,而在我抬头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王茗茗的耳后根。

小巧白皙的耳朵很漂亮,但我注意的却不是这里。

只见王茗茗的耳垂后方,名叫翳风穴的地方,隐隐有红紫色的气在萦绕。

这可了不得!我顿时屏住呼吸。

紫气溢穴,红光居蕴!

玄学的东西我学的很扎实,我一眼就能够看出王茗茗此相可不简单,倒不是说她有什么祸事发生什么,而是有人在王茗茗的身上动了手脚。

她被人下了引邪导鬼咒!

翳风穴是手足少阳之会的所在地,这里要是出现红紫色的煞气,那么代表着此人的气血正在淤积。

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东西来,但时间一长,轻则四肢惨废,重则全身瘫痪!

并且极容易招来邪崇。

究竟是什么仇啊,我不由的感叹,这是人为的,只不过下咒的法子比较麻烦,我也是在大伯教我的毒咒案例中听说过,不曾想,一到云城就能够见识道。

“老师,我写好了。”王茗茗的声音一如她的气质,冰冰冷冷。

“好,二位回去吧,明日早上的军训可别忘了。”

辅导员笑了笑道,将表格接过。

随后,王茗茗抱着书离开教室,而我也后一步的跟了出去。

第2章 救我

秉承着心善的原则,我准备提醒她一声。

王茗茗姓王,按照父母的嘱托,我是要竭尽全力去帮助她的,但父母也说过陈家绝学第一次只能够用在男人身上,这又导致我无法出手。

不过,出手不行,出声提醒一句,我想应该问题不大。

“你跟着我干什么?那边才是你们男生宿舍!”

而没一会,王茗茗发现了我,突然转过身,皱眉质问。

我思考了下,说道:“同学,这几天多吃万寿瓜,最好一天一个。”

“你说什么?万寿瓜是什么?”王茗茗疑惑的看着我。

我笑了一声,道:“就是木瓜,水果店就可以买到的木瓜。”

木瓜利气,散滞血,可以有效的缓解王茗茗气血淤积的情况,并且有轻微的规避邪崇作用。

当然,缓解并不是根除,我的想法是王茗茗先靠木瓜撑着,等我帮助了一个男人后,再用玄学的法子帮助王茗茗。

这也算是严格按照父母的嘱咐办事了。

可哪知,王茗茗听了我的话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俏脸瞬间愠怒,拿起手中领来的一本书就朝我扔了过来!

正好精准的砸在了我的脸上,我吃痛一声,道:“你干什么!”

“臭流氓,滚!”王茗茗咬牙切齿的骂道。

我闻言,马上想到了木瓜的另外一种功效,这虽是以讹传讹,但在一般人眼中,却是当真的,瞬间,我哑口无言。

“好歹也是重点大学,怎么会有你这种变态。”王茗茗走过来捡起书,瞪了我一眼。

刚好,我看见了她手上带着的一枚晶莹剔透的玉镯子。

见到这个镯子后,我松了一口气,道:“你不吃木瓜也可以,但要是你的镯子碎了一定要来找我!”

玉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逢凶化吉,尤其是王茗茗手腕上这根开过光的极品镯子,有一定的灵性,可以靠着自身的特性护住王茗茗一段时间。

“你——你去死!”

然而,我这话说完,王茗茗更怒了,将刚捡起来的书,毫不留情的又砸向了我。

我的脸,顿时破相。

“我好心提醒你,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捂着已经出血的脸,郁闷道。

“你这是提醒?先是调戏我,又是咒我镯子碎裂,你以为这样就能够引起我的注意了?你这种人我见多了!”

王茗茗冷眼说道,紧接着转身离去。

我有些委屈,好心帮别人却反被误解,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回到我那豪华的单人宿舍,我心里像是堵住了一块石头,直到半夜我才渐渐的睡去。

第二日,军训前的动员大会是在学校中心操场上举行的。

按照身高排好队,我一米八几的个,不算太高,也不会矮,站在队伍的后方,就在我无精打采听着台上领导讲话的时候,突然有人动了下我的后背。

我回头看去,是王茗茗!

王茗茗脸色不好,抿着嘴看着我。

我诧异的正准备问她什么事,只见王茗茗的纤纤玉手摊开了,白皙的手掌中躺着好几块碎玉渣子。

我整个人浑身一震,玉碎了!

正常而言,以昨日王茗茗翳风穴淤积的程度,以及这枚玉镯子的品质程度,必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阳气泄而玉镯裂’。

唯一的解释只有一种,不一定是人动的手脚!

这可麻烦大了呀,想要害王茗茗的不一定是人!

人下此咒,只能够等此咒自然演变,而鬼下此咒的话,是能够借助外力来加快发咒时间的!

我顾不得动员大会了,一把牵着王茗茗的手往无人的地方跑。

王茗茗显是很意外,挣扎的想要脱开,但我捏的很紧,她只能够跟着我走。

到了一个死角处,我喘着气,可王茗茗直接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

这一巴掌把我扇傻了。

“混蛋!都是因为你!”王茗茗怒气腾腾的说道:“咒我镯子碎裂,现在它碎了,你满意了吗!你知不知道这是我爸离开我的时候给我最后的东西!”

“这只是开始。”

我亦不是什么泥菩萨,也是有脾气的,本来我是想帮王茗茗的,但如今我决定袖手旁观。

“陈年你什么意思?”王茗茗冷眼看着我。

“今晚睡觉的时候小心点,要不然……”

我只说了一半,便扭头走了,我的半张脸还火辣辣的,这么蛮不讲理的女生我还是第一次见。

“故弄玄虚,咒我镯子碎这件事,还没完!”

王茗茗的声音在我后方响起,我依旧不理会,走回队伍。

整整一天的军训很充实,对我而言,却并不是特别累,大伯从小不仅教我陈家的风水之术,身体的训练也丝毫不少,我们陈家学的东西很多,下地也有涉及,而一名合格的地师,好的身体素质是必不可少的。

洗了下身体,我就躺在了床上。

而就在我处在半睡状态的时候,我的手机发了疯一般的在响!

是一条接一条的短信。

“陈年,救我!”

“陈年,救我!”

“陈年,救我!”

……

我看见内容一样的信息,睡意全无,虽然号码很陌生,但是谁发来的已经不用多想。

三焦经经气原本在翳风穴化为卫外阳气,再由此输送到身体的各个部分,但王茗茗的翳风穴气血淤积,相当于堵住了,翳风穴阳气过剩,而全身上下却失了气。

经过一天的军训,王茗茗身为女生,体力自然不行,正是身体最虚,阳气最弱的时候。

如此一来,再加上没了玉镯子的护佑,今天晚上,可不知道有多少东西盯着王茗茗呢。

最关键的是,学校可都是在至阴之地上建立的啊……

原本我是打算不理会王茗茗的,可我向来心软,今晚要是不救她的话,明日我们学校女大学生命丧宿舍的消息,怕是就会登上云城的早报了。

想罢,我马上收拾起东西来。

红线、蜡烛、无根水、狮子麒麟相……该带的我都带上了。

我本来不想带罗盘,今夜的东西怕是不少,罗盘用处不大,可想了下后还是带上了。

这是我第一次用大伯教我的东西解决麻烦,我必须要严正以待!

背上装满道具的小书包,我就准备前往女生宿舍,至于王茗茗在哪间宿舍,我没有问,但我已经知道了,我记忆力很好,昨天填表格的时候,不小心看见后就没有忘记。

正当我一只脚踏出宿舍的时候,我猛然想起了父母交代给我的三句话,身子慢慢的紧绷了起来,一抹凉气顺着我的背脊而上。

——用我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一定要是男人!

第3章 609宿舍

帮、还是不帮?

两个选择不断的在我脑海中徘徊。

几个呼吸后,又是一条条信息发来。

“救我!陈年!!”

“白天的事,都是我的错!”

“我在b楼609!”

我看着信息,能够想象的到王茗茗一个人在单间宿舍有多么的害怕,多么的恐惧。

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就算王茗茗骂我,还给了我一巴掌,但在这种大是大非上,我还是很清楚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条人命重要!

可这关键的点并不是我计不计较,而是此刻我面临的难处一点也不比王茗茗小。

昨天我才在心底发誓,一定要遵从父母最后给我的三句话遗嘱,才仅仅一天,难道我就要违背他们的话了吗?

再者,我也不清楚违背了这三句话,我将面临的会是什么!

是死还是无止境的痛苦?

时间一滴一滴的流逝,手机上最后一条信息定格在王茗茗发给我的宿舍位置。

我百般犹豫,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见死不救。

但我将书包放下,我决定孤身一人前往王茗茗的宿舍,驱邪崇的道具我一个不带。

父母的那三句话,只说‘用我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一定要是男人’,那我就不用陈家绝学!

这样也就不违背父母的嘱托了。

随后,我离开了我的宿舍,前往了b楼。

看了下手机,已经3点了,走在漆黑一片的校园中,我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如果没有那些驱邪崇的道具,我跟普通人是完全没区别的!可能就身体素质稍微好点,但应付邪崇,身体素质好,作用不大啊。

当我走到b楼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b楼位于我们学校的西南方位。

西南方向的寝室楼,对上的是坤位,坤当老阴,为母德无疆,云城大学的设计师应该也是懂些风水之术的,将女寝室安排在这个方位。

我又大致的看了下,发现b号寝室楼前的地势开阔、平坦,没有多余的建筑植被。

按照我学到的东西,在这个寝室楼住的女学生大多能够学业有成,发展顺利,外加一些其他的妙用,比如腹部健康、利于生育。

总的来说,宅位上,只要王茗茗在房间内外的布置上没犯极大的忌讳,那这个寝室楼算是不错的。

当然,没有到王茗茗的宿舍之前,我还不敢妄下定论。

我只求她刚入学,不要倒腾房间布置。

只要如此,那么今晚的凶险程度能够降低一些。

但如果犯了什么忌讳,今晚怕是九死一生!

刷了校园卡后,我直接进了b楼,609宿舍,也就是在六楼,我速度很快的冲上了六楼。

伸手不见拇指的六楼走廊,漆黑一片。

六楼总共也就九个寝室,所以609在走廊的尽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609,而当我在王茗茗的寝室门前看到了一盆盆摆放的花时,我瞬间头皮发麻!

哪个弱智放的花啊!

我差点骂出声,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栋寝室楼,本来是好宅子,王茗茗房间虽然在走廊尽头,看上去阴森了些,可也没什么大碍。

但你要门前栽上花,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坤位栽花,阳花变阴花,走廊尽头位置相比其他的房间阴气本来就更多一些,阴花作契,房门为界……

你是生怕邪崇来的慢些?

我也来不及管这些阴花了,王茗茗在里头怕是撑不了那么久,我试探性的推开房门,发现房门是半掩的!

我皱了皱眉头,我已经不知道该说这个女的什么好了。

难道她漂亮的外貌是用脑子换的?

大半夜,睡觉不关门,风水中并没有什么忌讳,可你一个女孩子,总要有安全意识吧!

学校寝室管理的并不严格,只要有校园卡,宿舍大门就能够随意进出,偌大的学校,五六万学生,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心理变态?

怪不得父母给我的三句遗嘱中,有一句是让我竭尽全力的帮助王家人,可能他们早就知道了,我上大学后遇到的第一个王家人,就是一身麻烦。

单人间大概六十平米左右,跟我宿舍的布局大同小异,一室一厅一卫。  而我一进到屋子,就感到一股股阴风钻到我的衣袖中。

我没有传说中的阴阳眼,再加上没有道具的辅助,邪崇我是看不见的。

但客厅中令人窒息的压抑感,以及带给我的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却告诉着我,进来容易,出去难了!

“砰!”

不出我所料,寝室门像是被人一把关上,发出了巨响。

窗户是关着的,没有风,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屋内的东西知道我进来了,但他们不想我出去!

我的心也随之咯噔一下,如果我带上器具,我能够先在门前放上狮子麒麟相,再洒上几滴无根水,这样我能够可进可退,但如今……晚了!

王茗茗不在客厅,我走向了唯一的卧室。

卧室倒是关的牢牢的,甚至反锁了起来,我很着急,马上在客厅中寻常找起备用钥匙。

按照我那间宿舍的配置,备用房间钥匙应该在电视下面的柜子中。

翻找了一会后,果然里头有一把备用钥匙。

我赶紧拿起钥匙,打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安静的可怕,像是没人一般,我环顾一圈后,发现王茗茗蜷缩着身体,抱着腿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

她低着头,手上拿着手机,还有微弱的光,根本没有发现我进来。

我正准备走向她,可猛然之间,我感到我的喉咙被人用极大的力气死死的掐住,无法呼吸。

这股力量太大,导致我一头砸到墙壁,后脑勺疼痛无比。

这一刻,我慌了。

因为坤位栽花的缘故,此刻王茗茗屋中的邪崇我也不清楚竟强悍到何种地步!

但没有如果,我顶着窒息的感觉,以及后脑勺的疼痛,步履蹒跚的朝王茗茗走去,好在距离只有几米,我很快来到了王茗茗的边上。

我二话不说,抓过王茗茗的手臂就将他往外面拖!

王茗茗的手臂冰的很,我像是摸到了冰块上,这表明着王茗茗四肢已经开始麻痹了,再不离开此地的话,很快就会四肢尽废,全身瘫痪。

再加上她如今气血低迷,阳气尽失,房屋内滚滚阴煞,我敢断定,只要再待半个小时,王茗茗全身瘫痪是肯定的,说不定还会变成植物人!

这个卧室不能够久留,客厅虽然也凶险,但比卧室好!

最关键的是,我快要支撑不住了!

我的胸口仿佛被巨石压着,我咬着牙,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从我的脸上划下,我死死的托着王茗茗往外面走。

这短短几米的距离,我仿佛走出了几公里的感觉,但凭借我多年的锻炼,还是将王茗茗拖了出来。

到了客厅,我身上的压力小了很多,但我明白还没有结束!

我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对付邪崇,而是救王茗茗,如果王茗茗死了,一切皆休,我冒死前来的意义也没有。

如果有器具在身,甚至如果可以用大伯教我的点穴之法,是能够轻易的让王茗茗清醒过来,但现在两种方法都不能用,我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将王茗茗扔在热水中!

热水能够疏通经络,王茗茗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疏通经络!

我先将王茗茗安置在客厅的沙发后,随即进入浴室。

我花了几分钟在浴缸内装满了热水,正准备将王茗茗拖到浴缸中后,一个影子却在我的面前掠过。

当我看清楚浴室外站着的人后,我不禁干咽了下。

王茗茗醒了!

未完待续,篇幅长度有限,关注继续阅读

链接方式:限手机端
点击进入,回复“47782”继续阅读
自动回复方式: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全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