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成瘾:律总的蜜蜜甜妻全本小说

溺爱成瘾:律总的蜜蜜甜妻

第1章 徐

徐岁宁跟姜泽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徐岁宁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姜泽表弟。”

徐岁宁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陈律。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双手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姜泽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徐岁宁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陈律扯扯领带,说:“我给姜泽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徐岁宁如实道:“分手了。”

陈律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徐岁宁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精英男跟普通富二代还是很有差别的,尤其是气质,陈律实在是太突出了,简直鹤立鸡群。

“陈医生。”徐岁宁突然开口道,“要上我家坐坐么?”

陈律闻声侧目看了她一眼,扯了扯领带,没说话。

徐岁宁笑了:“我看出来了,你想睡我。”

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难得的笑了一声:“对,我想,你给不给?”

……

在徐岁宁输密码的时候,陈律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他衣服上带进来的寒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后悔,总觉得跟他沾上关系并非什么好事,可帅哥有一种魔力,能在一瞬间把人点燃,后悔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陈律技术也很好,两个人其实也还算愉快。

徐岁宁在结束休息的时候想,陈律看着斯文禁欲,但是很有可能比浪荡公子哥姜泽会玩多了。对着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子,居然都能这么游刃有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律起身穿好了衣服。

才几分钟,她就已经想象不出他热情的模样了。

“陈医生?”

陈律说:“医院有事,走了。”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

徐岁宁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

“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徐岁宁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陈律是有感觉,但也仅限于此了,除了睡一觉,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他这样的男人眼界高,身边围绕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不可能随便折在一个人身上。

……

陈律赶去医院做了一台小手术。

换下白大褂的时候,同事蒋楠铎凑过来说:“我刚刚在酒吧看见你了。”

陈律充耳不闻。

“看见你和你表嫂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徐岁宁亲他的下巴,陈律让她抱着没反抗。

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

“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陈律道:“我们睡了。”

蒋楠铎愣住了。

“倒贴送上门的,不用负责,何乐不为。”陈律没什么语气说,“而且,姜泽就是玩玩她,谁都清楚。”

徐岁宁在他们一票公子哥眼里就是玩具,也就她自己认为,她跟姜泽,是在认真恋爱。

第2章 岁

第二天徐岁宁走路的时候,疼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醉后反应迟钝,好几回疼,她都没有阻止陈律。

徐岁宁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陈律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徐岁宁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陈律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徐岁宁,问陈律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徐岁宁竖起耳朵,可陈律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徐岁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陈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陈律身上逡巡。

陈律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晚上……”徐岁宁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陈律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是他的……

徐岁宁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陈律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陈律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不管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那么一下他上药手法不对,徐岁宁疼的叫唤了一声。

陈律动作顿住,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徐岁宁自己都感觉到这声音有点太嗲了。连忙找话题说:“陈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徐岁宁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陈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陈律师,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陈律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徐岁宁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徐岁宁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姜泽,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徐岁宁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徐岁宁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陈律在这儿上班。”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徐岁宁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徐岁宁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最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张喻笃定道。

徐岁宁想起刚刚在电梯里,陈律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陈律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徐岁宁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姜泽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徐岁宁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陈律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姜泽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徐岁宁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陈律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徐岁宁说:“陈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姜泽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未完待续,篇幅长度有限,关注继续阅读

链接方式:限手机端

点击进入,回复“55339”继续阅读

扫码方式: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