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神赘婿全本小说

龙神赘婿

1

盘龙村。

“杨老,又出来买东西?那让您孙子跑腿呀,您这么大年纪了,还是得在家呆着好点。”

“不是我说,您那孙子真不像话,二十好几了,不外出闯荡,整天就窝在这乡下地方睡大觉,有什么出息?”

听着街坊邻居的议论,风烛残年的杨子野摆手不言,颤巍巍回了家。

他先是在院子里把新衣服换上,接着洗脸、束发。

捯饬干净之后,老头子进入屋里,轻轻敲响卧室的门。

里面的人是他的孙子,徐长生。

当然,孙子是外面人的说法。

杨子野双膝跪地,开口道:“老爷,小野要走啦……”

里头安静了几秒。

嘎吱……

门打开。

一名二十来岁,身穿布衣的年轻男人走了出来。

杨子野跪地抬头,深深地注视着这个男人,老眼迅速湿润,干枯的双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徐长生问道:“小野,我打坐多久了?”

“三年零十个月。”杨子野道。

“哦,倒是不长。”徐长生点头,看着眼前这个行将就木的老头,问道:“你寿命将尽了?”

“是的,老爷。”杨子野老泪纵横:“小野不能再侍奉您左右了……”

“你无修行之资,百岁已是尽头。”徐长生轻声道:“你去吧,我为你处理后事。”

“谢老爷,此生能够追随您,小野三生有幸,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杨子野用尽最后的力气,恭恭敬敬地磕三个响头。

一分钟后。

看着躺在床上生息断绝的杨子野,徐长生脸上才浮起深深的复杂。

小野啊小野。

我何其羡慕你?

你人生虽然短暂,但却留下了子嗣后代。

而我自幼习武修行,天资异禀,可跨越无尽的时间长河,却没有一份属于我的血脉。

那种深入骨髓的孤独感,太可怕了。

徐长生叹了口气,双手结起一个法印。

下一刻,杨子野的身躯化成细散飞灰,融入了天地间。

送走杨子野后,徐长生正要动身离开这座山村。

轰轰轰!

一连串的引擎声突然响起!

徐长生走了出去。

好几辆车停在门前。

第一辆是两百多万的宾利,其它都是面包车。

气势颇为凶煞。

街坊们探头热议。

一名二十八九岁的漂亮女人从宾利下车,趾高气昂道:“我叫周雨晴,晋城周家人。”

徐长生淡淡问:“有事?”

周雨晴被徐长生冷淡的态度弄得愣了一下,冷笑道:“乡下人挺狂啊,孤陋寡闻没听过我周家就算了,没看到我这么多车这么多人么?”

徐长生吐出二字:“说事。”

周雨晴冷冷道:“行,那我就说事,我问你,四年前你是否去过晋城?”

徐长生沉吟道:“路过。”

周雨晴继续道:“那你是不是和一名叫做周葵的女孩发生了关系?”

徐长生皱起眉来:“与你何干?”

四年前外出时,自己确实与一位姓周的年轻女子行过一次鱼水之欢。

他是活了无数年的修行者不错,甚至可以做到彻彻底底的辟谷。

但也是个男人。

男欢女爱很正常。

“哈哈哈哈,周葵居然真的会看上你这种乡下人。”

周雨晴讥笑几声,一扬手。

哗哗哗,面包车涌下十几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气势汹汹地围了过来!

2

“三天前,杨家在省城找到失联了四年的周葵。”

周雨晴脸上的讥讽化为咬牙切齿,说道:“那个婊子……!!”

“丢了身子也罢了,居然还生了个贱种!!”

“失踪几年,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她明明知道,杨家大少爷是她的未婚夫!!”

“为了赔罪,我周家已经将周葵和小野种交由杨家处置了。”

“可是杨家觉得不够!”

“杨家说,如果三日之内,找不到小贱种的生父,就会对周家出手,让周家彻底破产!”

周雨晴满脸后怕地说:“还好最后一天找到你了,真是上天保我周家不死!”

徐长生耳目嗡鸣。

在周雨晴一开始说,周葵生了孩子之后。

他试着感受了一下。

居然真的在数百里外,感知到了自己的血脉……

自己的血脉!!

徐长生双眸陷入失神之中,整颗脑袋都嗡嗡作响。

自己有子嗣了?

是个小丫头?

她……长得像自己么?

还是像她妈妈?

回过神来,徐长生再也无法保持平静,急声道:“她……她母子俩现在怎么样?是否平安?”

见他慌乱的模样,周雨晴冷笑道:“怕了?呵呵,她们在杨家呢,死活不知道,但肯定是遭了不少罪,你是要老老实实跟我走,还是逃跑,然后让我的人打断你双腿抬走……”

“走!!”

徐长生眼底杀机汹涌:“现在就走!!”

……

杨家资产七八十个亿,在晋城是一流家族,有钱有势。

三小时后。

杨家别墅前院。

一个大狗笼里,囚禁着一名年轻女人和一个三四岁大的小女孩。

“妈妈……妈妈……”

此时,小女孩口中冒血,目光涣散,无意识地呼唤着:“妈妈……你在哪里……豆丁疼,好疼……”

女人姿容绝色。

赫然是周葵。

她披头散发,泣不成声:“妈妈在这里,豆丁别怕,妈妈在这里……”

她想抱抱自己的女儿。

却不敢。

因为小家伙伤得太重太重了……

一张雪白的小脸布满恐怖的坑坑洞洞,散发着难闻的焦臭味,是被人生生用烟头烫的……

这些伤十分残忍,普通的三岁小孩也许早已因剧烈的疼痛而死去。

可是,小豆丁扛下来了。

而真正致命的是。

五分钟前。

杨家大少杨少宗要强行带自己去房间,做那种事……

小豆丁忍着一脸烫伤的剧痛,大声说:“坏人,不准欺负我妈妈,不然我爸爸不会放过你的,妈妈说了,爸爸可是个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然后,杨少宗暴怒了,拎起小豆丁狠狠地往地上重砸三下!

导致内脏破裂!

红彤彤的血液不停地从小家伙的嘴巴里涌出来,如同泉涌。

会死的……

这么重的伤,不及时就医,成年人都扛不住,更别说小豆丁了……

她才三岁……

才三岁啊!!

周葵哭得差点断气。

“妈妈,豆丁好冷……”

这时,小豆丁抽搐几下,眼球开始无意识上翻,微弱含糊的声音伴着鲜血从口中流出:“豆丁好困好冷……妈妈……豆丁好像看见爸爸了……”

“妈妈你说过……人去天上之前,会见到最想见的人……”

“妈妈……豆丁真的看见爸爸了……”

“可是……豆丁好困……想睡觉……”

“爸爸……”

小豆丁喃喃着,双目灰白,失去了聚焦的能力。

她眼帘颤抖,无力地抬起小小的肉肉的左手,艰难地抓了抓空气。

仿佛她从未见过的父亲,就站在那里一般。

“豆丁,你不能睡!你不能睡!!”

周葵忍不住了,转身双手死死地抓住狗笼的铁栏,用力得青筋都爆了起来,撕心裂肺地哭喊:“杨少宗!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她快不行了!”

“求求你了!”

“我女儿要死了!”

“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救我女儿!!”

3

看到周葵肝肠寸断的模样,笼子周围的人都笑了。

这些人虎背熊腰,流氓模样。

全都以那穿着白色西服,三十多岁的寸头男人为首。

那人赫然是,杨家大少爷,杨少宗。

杨少宗脸上满是阴冷的笑容:“救?周葵,我为什么要救这个小贱种?你觉得我很喜欢带绿帽子?”

周葵忍不住愤怒地叫道:“我从来就没有答应过你的追求!那都是你们的一厢情愿!!”

“你我的婚约,你奶奶可是亲自点了头的,那你就是老子的人了!”杨少宗厉声说着,手穿过围栏死死地揪住周葵的头发,往自己面前用力一扯,森然道:“所以,你离家出走背着老子生下的小贱种,必须死,谁都不能救她,谁都救不了她!!”

周葵闻言歇斯底里道:“杨少宗!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我跟你拼了!”

“呵呵,不急,别急着杀我。”杨少宗笑了起来,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说道:“你先听,仔细听。”

狗笼里,奄奄一息的小豆丁整个身下浸满了血,缓缓流向周围,微弱至极地胡言乱语着:“妈妈……爸爸……”

连杨少宗都不得不感叹,这个小贱种生命力真他妈顽强!

“……坏人……不准欺负……妈妈……”

“爸爸是……盖世英雄,马上就来……救豆丁……和妈妈了……”

“妈……妈……你,在吗……”

“你在……吗,豆丁好冷……”

听着女儿的呢喃,周葵心都碎了,跪在地上不停磕头,痛哭流涕道:“杨少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求你送我女儿去医院,求求你,求求你……”

“我错了。”

“求求你救我女儿!”

她的额头一下一下地磕在地上,磕得鲜血狂涌。

画面凄惨,令人心酸。

对周葵来说。

女儿徐豆豆,是她唯一的希望。

她出生于晋城周家,一个资产不到一亿的小家族。

其父能力不足,不受周老太太的宠,导致她从小在家中屡受排挤、欺负。

偶然的一次晚会,杨家大少杨少宗看上了姿容绝色的她,然后,她被迫成为了杨少宗的未婚妻。

从此,她受到了周家所有人的敬畏。

毕竟,她可是未来的杨家媳妇。

可是!!

她不开心。

一点也不开心。

她厌恶自己虚伪的家族,痛恨自己被安排的人生。

然后……

四年前,她跳江自尽。

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救下了她。

周葵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那个男人。

次日,分道扬镳。

她去了省城,打算过自由自在的平静生活。

没想到……怀孕了。

十月怀胎,她打工挣钱存款,学习孕妇知识,学习自己一个人应该如何安全分娩。

她不敢去医院生孩子,怕信息泄露,让周家或者杨家找到。

这段日子过得小心翼翼。

但她很满足。

十个月后,她一个人在家里将孩子生了下来。

是个小姑娘。

一个人带孩子很辛苦。

因此,她常常也会想起那个男人。

一个她给他生了孩子,却十分陌生,只知其名的男人。

徐长生。

但她不怨他。

“小豆丁,你的爸爸是个盖世英雄,救过妈妈的命,你长大了也要像他一样,做个好人哦……”

她总是这么告诉女儿。

可是……

眼睁睁地看着女儿遭受了三天两夜的折磨,如今就要死去了……

她开始恨徐长生了。

你在哪里?

为什么不来救我和孩子?

为什么?

为什么啊!?

4

周葵拼命地对着杨少宗磕头求饶的同时,心中充满了对徐长生的痛恨。

她满脸泪水混着额头流下的鲜血,模样十分凄惨。

“你都这么求我了,我肯定听你的……将笼子打开!”

杨少宗竟答应了,温柔地拂去周葵俏脸上的泪水,说道:“你说得对,小家伙要是睡着的话就死了,所以我们得先让她保持清醒。”

周葵顿时又哭又笑:“谢谢,谢谢……”

一个打手打开狗笼的门,杨少宗命令他把小豆丁带出来。

打手粗鲁地将孩子拖出之后。

杨少宗右手解下胸前的别针,蹲在小豆丁身边,然后……将尖锐森冷的针头,对准了小豆丁右手的大拇指指甲缝!!

周葵脸上的欣喜倏地凝固,面色煞白,惊恐尖叫道:“杨少宗,你干嘛,你要干嘛!!”

听到周葵的话,杨少宗微笑道:“这样她就会清醒了!”

“不要!”

周葵吓得瘫坐在地,眼泪漱漱而下:“杨少宗,不要!!不要再折磨她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她了!所有的错都是我造成的,我来承担,求求你不要再折磨他了……”

“……周葵,你可知道,你越是心疼这个小贱种,我越是不爽啊……”

杨少宗森森地说完,狰狞着脸拉出周葵的右手。

锋利的针尖,猛地刺进周葵食指指甲里!

“啊啊啊啊啊!”

周葵痛得发出凄厉的尖叫。

痛!

剧痛!

生不如死的痛!

“喜欢偷男人是吧?”

“贱货!”

“贱货!!”

杨少宗狂笑不止,手上的动作也没停下。

“啊啊啊啊!!”

周葵撕心裂肺地哭喊,很快,两只手十个指头都鲜血淋漓了。

“叫!叫大声点!哈哈哈!”

杨少宗狂笑不止。

周葵厉声尖嚎,痛得身体搅动,痛得神智都昏沉了。

“少宗,先休息休息,告诉你个好消息。”

这时,一名六十多岁的白发老者从别墅客厅里踱步而出,双手负背,微笑道。

老者身后亦步亦趋地跟着不少人。

杨少宗站起身,好奇道:“爸,什么好消息?”

老者赫然是杨家家主杨明德。

在晋城,掌控着数十亿资产的杨家,是真正的上位者。

权财。

他都有。

杨明德老脸带着冷笑:“周家打来电话,说找到小贱种的生父了,呵呵,马上就要到了……”

“什么!?”

杨少宗愣了一愣,接着兴奋大声道:“好,太好了!我要在那个野男人面前,亲手杀死他的孩子,在他面前疯狂凌辱周葵,哈哈哈哈!”

话音刚落。

不知为何,整个杨家庄园的气温骤然降低。

冷。

深入骨髓的冷。

下一刻……

砰!!

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扬起漫天灰尘。

杨家人面色齐齐一凝。

就这出场的势头,便可知来人不一般……

满天蒙蒙的尘雾之中。

隐约可见来人的修长身段,面容却看不清。

只有冷冷的声音传出来:“呵,杨家,奇怪的缘分。”

缘分?

杨明德微微眯起眼,扬了扬手。

旁边老管家及几名下人,立即做好动手的准备。

烟尘散去。

所有杨家人看到,来人一身黑布衣,如似乡野村夫。

徐长生俯身进狗笼,将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女人抱了出来,轻声道:“周葵,好久不见。”

周葵整个人窝在他怀中,艰难抬起沉重的眼帘,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然后……

她早已流干的泪水又涌了下来,止都止不住!

“徐长生!我恨你!恨你!!”

未完待续,篇幅长度有限,关注继续阅读

链接方式:限手机端
点击进入,回复“54752”继续阅读
扫码方式: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全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