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不掉情深全本小说

戒不掉情深

第1章:和我在一起开心吗

南城,东篱苑。

窗外月色朦胧,树影婆娑。

风卷动着窗帘,星光落进室内。

卧室里,犹如置身火海般的热度沸腾着……将两人浑身的血液点燃,直至熄落。

从傅明嫣身上起来,靳澍言在她额间温柔的印上一吻,才走向浴室。

浴室的门被关上的瞬间,傅明嫣立刻起身,按亮了床头的灯。

拿起自己放在床边柜子上的包,傅明嫣翻出一盒药,快速的吃了进去。

这药,是促怀孕的。

从她和靳澍言的第一次开始,她就开始吃了。

只可惜,上个月她没有受孕。

将药盒放进包里的同时,傅明嫣放在包里的手机屏幕闪了闪,下意识的看向浴室的方向,里面水声依旧,隐隐约约能看到男人淋浴的影子。

傅明嫣这才将手机拿出来,翻开简讯。

“明嫣,澍言有没有答应?”

简讯来自于她的父亲傅长安。

傅明嫣微微顿了顿,指尖快速的打出几个字,“还没有,澍言在洗澡,等他出来我就跟他说。”

点击发送后,傅明嫣将手机放进包里。

与此同时,浴室里的水声戛然而止。

傅明嫣心跳有些加速,想着怎样向靳澍言开口借钱的事。

5亿,这个数目对靳澍言,对靳家来说,并不多。

所以,在傅家危机还不那么紧张的上个月,傅长安便让傅明嫣投怀送抱了靳澍言。

若是傅明嫣能怀了靳澍言的孩子,别说5个亿,50亿都不成问题。

只可惜,上个月傅明嫣没有怀孕。

而傅家的危机已经刻不容缓了,今晚她必须要向靳澍言开口了。

靳澍言对自己向来大方,读书的时候,她喜欢某大牌预售的一款项链,但又不想和别人戴同款。

靳澍言二话不说直接买断了那款项链的版权送给她,让她成为唯一能拥有那款项链的人。

他对她的宠爱,向来是独一无二的。

钱,一定会借的吧!

“咯吱。”

浴室的门被人由里向外的打开,发出轻微细小的声音。

激的傅明嫣紧张的挺直了脊背,一双水漾的眸,一瞬不瞬的看着走出来的靳澍言。

男人半裸着上身,只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

麦色的皮肤下,每一块肌肉都紧实的刚刚好。

长腿迈开的同时,男性强烈的荷尔蒙气息迎面朝她扑来。

让她的呼吸都忍不住一滞。

靳澍言的身材,是让傅明嫣每每都忍不住惊叹的地方。

“澍言。”

看着男人朝自己一步步走来,傅明嫣脸上扬起迷人的微笑。

每一个弧度都恰到好处,这样的笑容,是靳澍言最喜欢的。

果然,靳澍言在她跟前站定,他俯身,亲吻着她的耳垂,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耳边轻轻道,“明嫣,你真美。”

温热的气息铺洒在傅明嫣耳畔,激的她微微的瑟缩了一下。

这样细微的动作,靳澍言尽收眼底,略显邪魅的眸微挑,唇角含着丝浅笑,“宝贝,你太min感了。”

这般tiao逗的话,让一向面薄的傅明嫣霎时羞红了脸,贝齿轻轻咬住绯色的下唇,嗔道,“澍言,你太坏了。”

傅明嫣娇羞的样子,取悦了靳澍言,他笑着将她搂进怀中,有些爱不释手,“你这个小坏蛋,可真要命。”

明明刚刚才结束,几句话几个表情,便轻而易举的撩拨了他。

靳澍言的唇再次落在了傅明嫣的唇上,带着些许迷恋般轻咬着。

傅明嫣闭着眸,乖巧且迎合的接受着靳澍言的所有。

今晚,她必须好好的哄着他,让他开心。

终于,再一次的结束。

这一次靳澍言没有第一时间去洗澡,他半靠在床背上,一手搂着傅明嫣,一只手夹着烟。

烟火缭绕间,檀黑的眸泛着幽深的光。

傅明嫣靠在靳澍言的前胸上,手指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画着圈圈。

脑中想着的却是,是时候开口了。

“澍言,和我在一起你开心吗?”

她在他胸前抬眸,一双水漾的眸满含深情的注视着他。

靳澍言闻言,将手中尚未燃尽的烟按在了烟灰缸里,转而抚上傅明嫣细腻光滑的脸颊,像是捧着一件稀世珍宝一样,“当然,你可是我最爱的女人。”

靳澍言的回答让傅明嫣脸上扬起了开心的笑容,但很快她便垂下了脸,表情欲言又止,像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一般。

“怎么了?”

靳澍言看着她,低声问道。

傅明嫣抿了抿唇,目光幽幽的看向靳澍言,“澍言,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是傅家资金链面临崩盘,需要5个亿的事吗?”

靳澍言开口,语气显得十分气定神闲,薄唇微勾,含着丝不明所以的笑容,一瞬不瞬的看着傅明嫣。

这略显奇怪的笑容,让傅明嫣心里生出些怪异的感觉出来。

带着些许迟疑傅明嫣点了点头,她期待的看着靳澍言,“澍言,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本以为会毫不犹豫的给出肯定答案的靳澍言,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点头。

反而是扬着似笑非笑的笑容,直睐睐的盯着她。

靳澍言的反应让傅明嫣脸色骤变,方才的怪异感觉似乎得到了印证,她有些不可置信,“澍言,你…不愿意帮我?”

靳澍言闻言挑了挑眉,他挪动身子调整了下半卧的角度,而这个角度能让他更好的直视着傅明嫣。

也能让傅明嫣清晰的看清自己眼里的轻视和蔑然。

“5亿对靳家来说的确是不值一提,你陪了我两个月,按行情,我也该给你些chou劳,只不过……”说到这儿靳澍言微微一顿,上下打量了傅明嫣一番,轻哼,“你觉得自己哪里值5个亿了?”

第2章:被羞辱

态度轻慢又讥讽。

行情!酬劳!

应该是幻听吧?

靳澍言怎么可能对自己说出这种话,傅明嫣不可置信的看着靳澍言,深吸了一口气。

“澍言,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

靳澍言低低一笑,掀开被子起身裹好浴巾,拿出一张支票放在桌子上,就这么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傅明嫣,“傅大小姐技术不错,这两个月我睡得很开心,这里有五千万,应该不会埋没了傅大小姐。”

“靳澍言,你知道自己再说什么吗?”

傅明嫣终于忍不住拔高了声音,一贯乖巧顺从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裂痕。

“嫌少?”

靳澍言挑眉笑了起来,目光却是极度冰冷的,他看着傅明嫣,声音平静的毫无温度,“当然,若是你怀了孕自然是另当别论,只可惜……”

他的手慢慢的抚上傅明嫣那张带着恍惚的绝美脸蛋上,不可否认傅明嫣的脸是无可挑剔的,否则傅长安怎么会有那个自信,自己的女儿能值五个亿。

这五个亿若放在之前,他或许就给了。

可现在!

手中的力度猛的加大,靳澍言捏着傅明嫣迫使着她抬起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那里,全然是对她的轻视,他这辈子最讨厌被人欺骗和利用!

“只可惜,你的肚子太不争气。”他眯着一双漆黑的檀眸,说话间嫌恶的将她的脸甩向了一边,松手后的靳澍言拿起桌上放着的抽纸细细的擦起手,仿佛在擦掉什么病菌一般。

似乎全然忘记了,上一刻,他们曾做着男女间最亲密的事。

靳澍言的种种反应,让本来信心满满的傅明嫣如坠冰窟一般,忍不住浑身颤抖着。

她以为,靳澍言是爱他的。

可现在他却对她说着,最残忍的话语,用最嫌恶的眼神看着她。

为什么会这样?

傅明嫣不敢相信!

“傅大小姐是嫌这五千万太少?那不如今晚别走了,做一次给你加一千万,怎样?”耳边靳澍言满是嘲弄的声音再次响起,说话间他双手撑在傅明嫣的两侧,檀黑的直勾勾的盯着她,唇角勾出一抹性感的弧度。

这样的笑容,本来是傅明嫣最喜欢的。

可现在却只让她觉得羞辱至极。

他是将她当做了,卖身的Ji女!

忍着冰冷到颤抖的身体,傅明嫣一把推开靳澍言,胡乱的将衣服套在身上,逃也似的向门外跑去。

门开的一瞬间,靳澍言薄凉的低沉嗓音再次传来。

“傅大小姐,不打算拿走这五千万了?”

开门的手就这么顿住了,傅明嫣挺直着僵硬的脊背站在了原地。

身后,靳澍言唇边勾起一抹冷笑,“傅大小姐可要想清楚了,这五千万出了这个门,可没有反悔的余地了,虽说这区区五千万解决不了傅氏的危机,但总归是能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况且,这是傅大小姐这两个月来卖身的钱,傅大小姐真舍得不要?”

傅明嫣紧紧的咬着唇,盈盈的泪水已集满整个眼眶。

自尊让她想要夺门而去。

可现实,却容不得她拥有自尊!

傅氏的危机,迫在眉睫,她不能……任性!

深深的吸了口气,傅明嫣转身,在靳澍言轻蔑的眼神下,犹如提线木偶一般走向桌前,拿起支票,转身离开。

……

南城,傅家!

傅明嫣失魂落魄的回到傅家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可傅家上下却无一人入睡。

灯火通明的客厅里,傅长安和洛芩雪焦急的等待着傅明嫣的消息。

直到门外传来管家江叔欣喜的声音。

“大小姐回来了。”

傅明嫣堪堪走进客厅大门,傅长安和洛芩雪便急切的迎了上来。

“明嫣,澍言怎么说,是不是答应借钱给傅氏了?”

傅长安迫切的声音里满是期待。

傅明嫣抬起头看向傅长安,欲言又止。

此时的傅长安才终于注意到傅明嫣的不同,和猩红一片的眼圈。

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傅长安拧着眉不安的开口。

“澍言他……不愿意?”

傅明嫣咬着绯色的唇没说话,只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被她揉捻的皱皱巴巴的支票来。

傅长安第一时间拿过了支票,看到支票上的数字后,脸上的表情僵硬了起来。

“明嫣,剩下的钱澍言是准备之后给吗?”

傅明嫣摇了摇头,她吸了口气,看向傅长安,“没有了,靳澍言说,他只给这么多。”

“怎么会这样?”

傅长安猛的拔高了声音,他看着傅明嫣,“明嫣,你是不是惹澍言不高兴了?爸爸不是跟你说了吗,一定要乖巧温柔,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明嫣,不管怎么样,明天去和澍言道歉,澍言这么爱你,一定不舍的不管你的。”

这一次说话的是洛芩雪,傅明嫣的妈妈。

听着傅长安和洛芩雪,你一句我一句的,傅明嫣苦笑了出来,“没用的,靳澍言根本不爱我。”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澍言对你什么样,我和你爸爸都是看在眼里的,明嫣你听话明天去和澍言道歉,好好哄哄他。”

“明嫣,现在不是你耍小性子任性的时候。”

……

“靳澍言他不爱我,不爱我,你们还听不懂吗?”

强忍的泪水,终于在尖叫中决堤,傅明嫣捂着脸猛的蹲下了身,将头埋进腿间。

傅明嫣的反应,彻底惊到了傅长安和洛岑雪。

两人对视一眼,洛岑雪率先蹲下了身,拍着傅明嫣的背,小心翼翼的问道,“明嫣,告诉妈妈,究竟出了什么事?”

“妈妈……”傅明嫣一把抱住洛岑雪,在哽咽声中将今晚靳澍言说的话全部说了出来。

她以为,洛岑雪会安慰她。

可是在短暂的沉默后,洛岑雪的语气略带责备,“那你为什么今晚不留在那里?”

傅明嫣抽咽的声音就这样顿住了,她一瞬不瞬的看着洛岑雪,“妈妈你的意思是让我卖?”

“胡说什么。”

傅明嫣直勾勾的眼神让洛岑雪脸上划过一抹难堪,但转瞬即逝,“你和澍言是有感情的,怎么能说是卖。”

就算是卖,一次一千万,洛岑雪也觉得傅明嫣不该回来。

她知道这话不能说,可就算她不说,傅明嫣也看的清楚。

“呵。”

傅明嫣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起身看了眼身旁同样用一种极不懂事的责备眼神看着自己的傅长安,忽然就不恨靳澍言了。

靳澍言有什么错?

他说的一点都没错,她就是明码标价的高级ji女而已。

未完待续,篇幅长度有限,关注继续阅读

链接方式:限手机端
点击进入,回复“54562”继续阅读
自动回复方式: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全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