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全本小说

夫人,厉总他又吃醋了

第001章 直播

“哇靠,也太劲爆了吧,这也能直播,外国人果然不一样!”

“什么?”

唐意欢和几个同学正在酒店大堂里等辅导老师来布置晚上的任务,忽然听到身边同学的惊叹声,她好奇地凑了过去。

当一眼看到手机屏幕上时,她不由地微微瞪大了双眼。

虽然看不到画面里男女的脸,可是,女人脚上的那条Tiffany脚链,唐意欢又怎么可能不认识。

那是季舒曼前几天二十一岁生日的时候,她亲手送出去的。

天哪!

要是有人泄露出去视频的女主角是季舒曼,那季舒曼岂不是完了?

顾不及多考虑,唐意欢拔腿往电梯口的方向冲去,边冲边掏出手机给季舒曼打电话。

只是,手机一直响一直响,却根本没有人接听。

这个季舒曼,疯了吧!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才视频里的场景应该就在季舒曼的房间里。

“砰砰砰!”从电梯出来,冲到季舒曼的房门前,唐意欢直接砸门。

“咔嚓!”“啊!”

唐意欢才砸了几下,房门立刻就被从里面拉开了,只是令她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门一拉开,就有一只滚烫的大掌一把拽住了她扬在半空中的手腕,然后将她用力往里一拉……

“砰!”

“唔!”

下一秒,门被关上,然后,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男人朝她压了下来,浑身滚烫,半个字也没不说,直接攫住了她的双唇。

蓦地,唐意欢惊恐地瞪大了双眼。

房间里漆黑一片,就连窗帘也拉的非常严密,没有一丝的亮光透了进来。

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唐意欢开始疯狂地挣扎,反抗,嘶喊!

“嗯……混!蛋!放开我!”

可是,男人不管不顾,没有丝毫怜惜。

慢慢地,唐意欢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看着眼前像野兽般的男人,下一秒,狠狠地用力咬住了他。

“嗯~”

男人吃痛,一声闷哼,终于停了下来。

就在唐意欢抓紧时机去握上门把想要逃离的时候,男人的一条长臂却忽然缠了过来,一把圈住了她的腰肢,然后用力往上一提,瞬间,唐意欢双脚离地,被男人紧箍着拎了起来大步离开了门边。

“你是谁?放开我!放开……”“唔!”

拼命挣扎着,唐意欢的一个“我”字还没有落下,便被男人重重地甩到了大床上......

……

昏睡过去,唐意欢再次醒来,已经下半夜。

记忆回笼,当不经意间碰到身边熟睡的男人时,唐意欢吓的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下一秒,她所有的想法便只有一个字,逃!

赶紧的,她蹑手蹑脚地下床,然后,轻轻打开衣柜摸出一件浴袍套上,打着赤脚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来到门口,确定床上的男人还没有醒,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唐意欢一把拉开门,往外冲去,生怕晚一秒,她就彻底完蛋了。

也就在她逃出房间的时候,对面房间的门从里拉开,裹着同样一身浴袍的季舒曼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眼看到从对面房间冲出来,打着赤脚头发凌乱的女人时,季舒曼不由瞪大了双眼。

——那不是唐意欢吗?她的房间可不是在这一层,而是在楼下一层。

“意欢!”

本能地,季舒曼叫了一声,可是,唐意欢半丝反应也没有。

这个唐意欢怎么啦?莫非……

倏尔,季舒曼狡黠一笑。

想不到呀,唐意欢居然也这么表里不一。

不过,季舒曼倒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唐意欢背着她那么优秀的男朋友,深更半夜偷偷摸摸在酒店办事。

赶紧地,季舒曼关上房门,朝对面的房间走去。

唐意欢太慌乱害怕了,只想着逃,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此刻,里面大床上的男人在听到动静之后,已经缓缓地睁开了双眼,只是,强烈的药性过后,他的身体反应还没有那么敏捷,需要一点点时间来适应。

摸索着,男人打开了床头灯……

第002章 你赶紧走

季舒曼走到床前,乍然亮起的床头灯让她猛地一惊。

“啊!”

下一瞬,她一声尖呼,原本站在床边的她已经跌进了柔软的大床里。

“昨晚的女人,是你?”

季舒曼害怕地闭上了双眼,只是,在头顶低哑醇厚还带着几分慵懒的性感嗓音响起时,她立刻就被取悦了。

这么好听的声音,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所以,慢慢地,季舒曼睁开了双眼。

当头顶那张如刀削斧刻般的面庞映入眼帘的时候,霎那,季舒曼瞪大了双眼。

“厉……厉墨衍!”

眼前的男人,居然会是厉墨衍,季舒曼怎么也不敢相信。

要知道,厉墨衍可是京建实业和瑞达两大集团的继承人,自哈佛研究生毕业后,三年来一直在海外管理分公司,开拓京建实业的海外市场,他什么时候回来了?

看着身下的季舒曼,蓦地,厉墨衍狭长的眉峰拧了起来,下一秒,他直接翻身下床,一边捞起地毯上的衣服往身上套一边冷冷问道,“你认识我?”

和刚才的声音,截然不同!

看着床边身形挺拔颀长,浑身上下的每一处都跟他的脸一样好看的男人,季舒曼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红着脸无比娇涩地点头,“季氏董事长季仲阳是我伯父,厉董事长六十岁寿宴的时候,我跟我伯父去了,我叫季舒曼。”

“季舒曼。”厉墨衍套上衬衫,回头,眯起深邃的黑眸淡淡觑她一眼,在无意间瞥到白色床单上的那抹梅红时,湛黑的瞳仁,倏尔一沉。

“天亮后,到瑞达集团来找我,我会尽我所能,满足你一个心愿。”

话落,厉墨衍迈开长腿,大步离开。

……

“老板。”

从房间出来,厉墨衍拨通了助理的手机。

“药谁下的?”没有半个字的废话,厉墨衍冷声问道。

“华庭的老板刘茂山,还安排了几个女的去了顶楼的套房,吩咐那些女的录视频给他。”哪怕是凌晨三四点,刚被电话吵醒,见到是厉墨衍的电话,助理一秒钟便进入了精神高度集中的战备状态。

“今天太阳下山之前,我要看到华庭破产倒闭的消息。”

“是,老板。”

幸好,厉墨衍在发现自己中药后有预料,没有回顶楼的套房,而是让他随便开了一间普通的客房,要不然,刘茂山只怕会死无全尸。

挂断电话,厉墨衍已经来到电梯口。

可是,按下电梯下行键,却全然没有反应。

所有的电梯都停运了。

看了一下,十三楼,不算高,厉墨衍转身,往安全通道走去。

就在他推门进入安全通道的时候,女孩压抑的呜咽声立刻传来,好像是在楼下。

倏尔,他狭长的眉峰一拧,却并没有停止下楼的脚步。

楼下,“死里逃生”的唐意欢缩在角落里,浑身都抑制不住的在颤抖。

直到这一刻为止,她仍旧不敢相信过去的六七个小时所发生的一切。

那个男人,那个她完全不知道是谁也完全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男人就像一头失控的野兽般,一遍一遍,几乎将她彻底击碎。

忽然,有脚步声传来,唐意欢一惊,蓦地抬头望去。

一眼对上的,是男人一双深邃如夜幕般湛黑的眸子。

男人的眸光清亮,仿佛带着电,似乎一眼便能将人击穿。

倏尔一个激灵,唐意欢立刻低下头去,愈发拼命地将自己缩成了一团,身体却抑制不住,颤抖的愈发厉害了。

厉墨衍眯着眼前长发凌乱,一双澄亮亮的眸子里全是惊恐与慌乱,白净的小脸上布满泪水,宽大的浴袍下,纤细的身子颤抖的跟筛糠似的唐意欢,那深邃的黑眸,莫名地沉了沉。

虽然安全通道内光线并不怎么好,可是,厉墨衍却还是眼尖的发现,唐意欢脖子和浴袍下露出的那一小片胸前,一道道深深浅浅的暧昧痕迹。

“要帮忙吗?”鬼使神差的,向来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厉墨衍居然主动对唐意欢开了口。

“不……不用!”或许,是眼前的男人太过高大挺拔,身形居然跟房间里的那个男人相似,唐意欢一时间更加害怕了,“你走!赶紧走!”

看着那样害怕的不成样子的唐意欢,厉墨衍菲薄的性感唇角,却忽的一勾,弯起一抹浅浅的意味难明的弧度。

下一秒,他直接迈开长腿,从她身边越过。

第003章 带你去医院

“意欢,你这是怎么啦?”

回到楼下自己的房间前,唐意欢没有了房卡,只得按门铃,和她住同一间的张晓琳拉开门,一眼看到她的样子,不由地瞪大了双眼。

唐意欢低垂着脑袋,双手死死地捂住胸前宽大的浴袍,摇了摇头,一个字也没有说。

“意欢,你去哪了,我们找了你一晚上,打你手机也不接,我们还想着如果明天早上你不出现就要报警啦!”张晓琳一边关上房门一边继续追问。

不过,等她回过头来的时候,唐意欢已经进了浴室,然后,“砰”的一声,浴室的门被关上。

发现事情不对,张晓琳又赶紧过去敲门,“意欢,到底出什么事了呀,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呀?”

“没有!”浴室里,唐意欢脱下浴袍,站在盥洗台前,镜前灯下,看着镜子中浑身遍布青紫痕迹的自己,努力控制着自己解释道,“晓琳,我就是在朋友那玩HIGH了,忘记了时间,什么事也没有!你先睡吧,我想洗个澡。”

既然唐意欢这么说,张晓琳刚才也没有注意到她身上的异常,再加上凌晨三四点,正是睡意最浓的时候,所以,也就没有再追问了,打着哈欠答应了一声,爬回了床上继续睡觉。

浴室里,唐意欢站在盥洗台前怔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放了满满一浴缸的水,滑了进去,拿了毛巾,拼命地往身上搓……

十三楼的房间里,季舒曼还坐在床上,仍旧不敢相信,刚刚的男人,居然是厉墨衍。

那人是厉墨衍呀,不知道多少的女人挖空心思挤破脑袋也只为了能见上一面的厉家唯一继承人,他居然和唐意欢睡了。

不!

不是和唐意欢睡了,而是和她睡了!

想起厉墨衍离开时留下的那句话,赶紧的,季舒曼下床,将地毯上属于唐意欢的衣裤都捡了起来,还有她的手机。

按亮她的手机,看到上面几十通的未接来电,季舒曼立刻关机,然后,拿着所有属于唐意欢的东西,出了房间,见四下无人,她这才又赶紧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异常淡定又激动地,季舒曼打电话给人,让人把酒店十三楼走廊里今晚的监控视频处理掉。

这样一来,神不知鬼不觉,就算是到时候厉墨衍察觉出什么不对劲,也不可能查到他睡了的人其实是唐意欢了。

楼下的房间,唐意欢泡在浴缸里,浑身上下搓了两三个小时,直到天空彻底放亮了,听到外面张晓琳起床来敲浴室的门,她才赶紧收拾好自己,去开门。

“你不会在一直都呆在里面吧?”见唐意欢头发还是湿哒哒的在滴水,张晓琳诧异地问道。

唐意欢努力笑笑,“不小心在浴缸里睡着了。”

“那你用完没有,用完我用了。”张晓琳并不多想。

“嗯。”唐意欢点头笑笑,拿了毛巾擦干头发,然后,去拿衣服换。

“叮咚!”“叮咚!”

刚换好衣服,将身上青紫的暧昧痕迹全部遮住,门铃就响了起来。

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唐意欢禁不住浑身轻颤,根本不敢去开门。

“意欢,你怎么不开门呀?”门铃一直响一直响,张晓琳只好跑出来开门。

“意欢呢?”门一拉开,出现在门口的,是唐意欢的男朋友岑少封。

“哦,岑总,意欢在里面呢。”张晓琳满嘴牙膏沫子笑道。

听到唐意欢在里面,岑少封明显松了口气,什么也顾不得,大步越过张晓琳便进了房间。

“意欢!”

“少封。”看到岑少封,下一秒,唐意欢扑进他的怀里,抑制不住,鼻子猛地一酸,泪水涌了起来。

“我一大早听说你失踪了,手机也打不通,吓死我了。”岑少封也抱紧唐意欢,脸上的紧张明显放松了下来。

“对不起!”唐意欢摇头,拼命止住眼泪,“昨晚跟两个朋友出去玩,喝多了点,也不知道把手机扔哪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无比心疼又宠溺地,岑少封轻揉她的长发,“你身上怎么这么烫?”

说着,岑少封松开她,抬手去探她额头的温度,“你发烧了。”

“我……”

“好了,什么也别说,我带你去医院。”

……

未完待续,篇幅长度有限,关注继续阅读

链接方式:限手机端
点击进入,回复“51594”继续阅读
自动回复方式: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全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