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全本小说

百无禁忌,她是第一百零一

第1章:夏夏,说你爱我

“轰隆隆——”

“轰隆隆——”

窗外瓢泼大雨,宛如是给四方城的天空遮盖了一层薄纱,黑云低压,风雨飘摇,看不清楚五米之外的景象。

澜湖郡。

握着手机的温知夏,定定的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暧昧图片。

是一个女人跟她丈夫亲吻的照片。

“温女士,想必照片你已经看到了,我废话不多说,我跟顾平生已经睡了,他说会给我一个名分。”

温知夏听着,却轻笑出声。

“你笑什么?不相信?”

温知夏从沙发上站起身,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她缓了数秒钟这才恢复正常,最近她的低血糖好像又严重了不少。

她摇了摇头,语气还算是温和,但言语之间却是锋芒:“既是他承诺给你,你还给我打电话干什么?这位小姐,你是缺打胎的钱?还是缺少买避孕药的钱?两百块够不够?我可以当做接济失足妇女,再不济……也要把你P图的钱结算结算。”

“你不用把话说的那么难听,我知道你现在非常生气,不过,顾平生这样优秀的男人,你难道还能指望他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吗?!”女人叫嚣道。

温知夏只是轻笑,在挂断手机前,说道:“是,他这辈子只会有我一个女人。”

他们认识十年,结婚三年,曾经一起创业,熬过一无所有的日子,她怎么可能去相信一个外人,而不相信自己的爱人。

夜幕,顾平生脚步踉跄的敲门。

温知夏匆忙上前,门一打开,男人就朝她贴过来,长臂紧紧的拥着她,下颌压在她的肩上,像是不可分割,他唤她:“夏夏~~”

温知夏怕他跌倒,身体承接了他全部的重量,这个男人无论外面如何强势,在她面前总是会流露孩子气的一面。

她将人扶到床上:“怎么又喝那么多酒?”

顾平生仰面躺在床上,手臂一拽,把她压在身下,醉熏的眼眸深沉如夜,从什么时候起,当年那个鲜衣怒马的少年已经长成了她看不透的模样。

他缱绻万分的啃咬着她纤细的脖颈:“夏夏,说你爱我。”

温知夏一向顺从他,即使他不知道轻重的咬疼了她,她依旧纵容的将葱白的手指插入他的短发,“顾平生,我爱你。”

从她挨不住他的死缠烂打的追求,从她点头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刻,温知夏这辈子就再也没有想过自己会爱别人。

“先放开我,我去给你煮点醒酒汤,不然明天又该头疼。”她轻声道。

他像是没有听到,将她抱的很紧,像是要将她嵌入骨血,“温知夏,你是我的。”

温知夏点头:“是,我是你的,现在可以先放开我吗?”

像是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顾平生脑袋压在她的肩上,睡了过去。

温知夏起身,娴熟的给他脱去衣服,嗔怪他好像是小孩子一样,喝醉了酒就什么都不管不顾的睡过去,“怎么这么久了,还是……”

温知夏嗔怪的话语,在看到他白色衬衫上的殷红的口红印记后,蓦然愣在当场。

第2章:不过是个逗趣的玩意儿

“……你难道还能指望他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人吗?!”女人叫嚣的话语在温知夏的耳边再次响起。

她拿着衬衫,看着床上一起走过漫漫十年,从青春年少到四方城新贵的男人,有片刻的恍惚。

次日清晨。

顾平生醒来,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搂身边的女人,却只摸到空气。

他坐起身,脑袋的胀痛告知他昨天到底喝了多少酒。

手指按捏太阳穴,余光看到摊平放在椅子上的衬衫,领口外翻,上面是醒目的口红印。

顾平生手指顿住,猛然掀开被子站起身,几步上前,将昨天的衬衫握在手中,手指一寸一寸的收紧。

“吃早饭了。”

站在门口的温知夏波澜不惊的喊道,对于他手中的衬衫像是完全没有看到。

可顾平生知道,她一定是早就看到了。

“昨天应酬,有人喝多跌倒,我顺手扶了一把。”餐桌上,温知夏没有说话,顾平生忖度了一下说词后,解释,“该是那个时候,不小心沾上。”

温知夏静静的听着,忽然掀眸,“顾平生,你外面有女人吗?”

她问的很直白,没有进行任何的铺垫,也没有任何的遮掩,就那么毫无预兆又清晰的问了出来。

她总是觉得,既然是夫妻,那便不需要对待外人时的阴谋算计,有什么都可以开口。

顾平生深邃的眼眸中闪过细微的光:“没有。”

温知夏闻言笑了笑:“快点吃吧,身为老板以身作则,总不能带头迟到。”

他说没有,她便信了。

就像当年,两个人携手创立的顾夏集团,他说有他一个人赚钱养家就够了,她就答应了。

金钱地位,在她看来,都没有一心人重要。

顾平生出门前,揽过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面颊上印上一吻:“等我回来。”

顾夏集团。

顾平生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前,手指撑在桌面上,指关节敲击着桌面。

“咚——”

“咚——”

“……”

他拿出手机,拨出去一个号码,女人欣喜娇俏的声音当即传过来,“平生~~”

“江晚晚,你出局了。”他低沉的嗓音透着无边的冷意。

江晚晚试图带笑:“平生,你,在说什么?”

顾平生:“滚出我的视线,不要让我再看到你。”

江晚晚这才意识到他不是在开玩笑,惊惧道:“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可以改,我什么都可以改。”

顾平生覆手站在落地窗前,声音里没有任何的起伏和波澜:“你不该,试图让她知道你的存在。自己识相的离开,不要逼我动手。”

不过是个逗趣的玩意儿,怎么配跳到她面前找存在感!

“不——”

江晚晚还要说什么,顾平生却没有兴趣继续听下去。

江晚晚试图再把电话打回去,但对方已经把她拉黑,她握紧了手机,眼中满是不甘心。

温知夏,一定是她!

是她在背后说了自己发照片的事情,顾平生才会不要她!

澜湖郡。

温知夏看着书,不知不觉中就有些疲惫的窝在沙发上有了睡意,这段时间,她的精力好像越来越不好,总是轻易的就会有疲倦感。

她被急促的拍门声吵醒,门外是一个气势汹汹的陌生女人。

“哪位?”她问。

江晚晚恶狠狠的瞪着她数秒,忽然就抬起巴掌。

第3章:“滚出去,现在。”

“温知夏,你这个贱人!”

温知夏扣住她的手腕,目光寡冷的看着来者不善的女人:“需要我叫保安,把你请出去?”

江晚晚挣开自己的手:“是你叫顾平生赶我走是不是?你以为自己可以霸占他?我告诉你,你这是痴心妄想,哪个老板外面没有几个女人,你为什么要跟我过不去?!”

“你是昨天上午给我发照片打电话的女人。”温知夏似乎猜到了她的身份。

江晚晚:“装模作样。”

温知夏也不生气,将位置让开,“进来坐。”

她面带浅笑的做出邀请的模样,江晚晚却不敢上前一步,对于捉摸不透的人和事务,生物的本能就是防备。

“你想干什么?”

温知夏转身坐到客厅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给顾平生打去了电话:“有个女人来家里,说是你的情人……”

正准备开会的顾平生,听到她的话后,整个人随之阴沉下来。

“顾总——”秘书见他拿起外套朝外走,连忙提醒道:“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延后两个小时。”

顾平生半个小时候回到澜湖郡,彼时,温知夏思索着他回来的时间,已经泡好了茶。

“江小姐尝尝,这茶是平生最喜欢的梅子青。”

江晚晚推开:“我不喝,谁知道你有没有在茶里动什么手脚!你现在也知道我来的目的,我跟顾总是两情相悦,你要是识相,就应该懂得退位让贤。”

茶杯的水溅出来,烫到了虎口,温知夏将杯子放下,手指将水珠拨开,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衣服上的口红也是你故意弄上去的吧。”

江晚晚不屑的说道:“是又怎么样?!”

温知夏抿了一口茶水:“他碰你了?”

“当……”

“砰!”

门给猛然推开,发出巨大的响声,顾平生一脸沉色的出现在家中。

江晚晚停下未完的话,站起身朝她走过去:“平生,你回来了,我今天……”

“啪。”

顾平生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力道之大,让女人当即就倒在地上,她捂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滚!”顾平生没有多余的话,冷冷的只甩下一个字。

江晚晚在他凌厉阴沉的俯视下,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她有种直觉,此刻的顾平生想要杀了她。

脸上的疼,也让她想起了顾平生一开始给的警告——永远不要奢想不属于你的东西。

顾平生玩女人,寻求新奇刺激,却有一项禁忌,那就是:绝对不允许外面的女人闹到温知夏的面前。

江晚晚显然犯了禁忌。

“滚出去,现在。”

江晚晚捂着脸跑了,在跑道门口的时候,她听到那个对她不假辞色的男人,低下姿态,像是在解释:“一个坐台小姐,只是见过两次面……”

后面的话,她没有听到,因为在她踏出去的瞬间,门外守着的人,已经将她捂住口鼻弄上了车。

温知夏避开顾平生伸过来的手,她的眼眸清清艳艳,“顾平生,我说过的吧,如果有一天你爱上了别的女人,我希望是你亲口告诉我,而不是……通过另一个女人。”

顾平生手指磨搓着她的面颊,眸色很深:“我的夏夏永远都是那么冷静。”他瞥了眼桌上的三杯茶水,“如果,我不是来的早了点,夏夏是不是就该跟那个女人品茶聊起来了,嗯?”

但凡是个正常的妻子,面对前来叫嚣的第三者,都不该冷淡的宛如是个局外人。

未完待续,篇幅长度有限,关注继续阅读

链接方式:限手机端
点击进入,回复“50420”继续阅读
自动回复方式:微信扫码
继续阅读全文小说